7890008.com
闽南夜话 祠堂里的灯光总让我感到温暖
发布日期:2019-07-23 02:1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近老是梦见故乡的祠堂,门口亮着昏暗的灯光。沉静的宗祠如同一个休憩着的长者,你能感觉到他谦和中的威严,静穆中的平和。

  家乡是小镇旁边的一个小村庄,村里唯一的一座祠堂建在村子的最北面,家乡的祠堂祭奉的是明代的理学名宦林希元和林氏的列位祖先。村民朴实而虔诚,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,这里都能听到爆竹声,香火不断。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到那里去祭拜祖先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每个夜晚,祠堂门口总是亮着一盏灯,尽管夜晚的灯光是昏黄的,但是路过的村民都感觉暖暖的亮亮的,像是落在林间泥地的一轮明月。

  上世纪八十年代,夜晚的祠堂是孩子游戏的天堂。无数个夏虫呢哝萤火如织的清凉夜晚,我们玩官兵捉贼。贼被捉后,要被当驴骑;骑在驴背上的长官耀武扬威,下面一群小崽子充当喽罗,也吆五喝六,不可一世。但是这里不仅仅只有欢笑,有时的气氛也是相当严肃的。每逢上面来了什么精神,祠堂的灯光早早就亮了起来,全村所有劳动力都来祠堂开会,老村长将上面的有关精神一条一条地向村民们传达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时候,我在小镇上的新店中学读书。每当晚自习做完作业后,我独自一人踩着自行车回家,行走在黑夜里林间小路里。特别是冬天的黑夜,万籁俱寂的夜晚,阴森森的冷风吹来,心紧紧地缩成一团,闭着眼睛低着头,大步的向前走啊,走啊,路真长,长长的坡路,只能推着车走,心咚咚地像要跳出来一样。害怕听到声音,可是耳朵却是越发地灵敏,越是不想听到的声音越是听得到,远处好像有狼在叫,路边的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响声……

  那时候我最期盼的是看到祠堂门前的红灯笼。黑夜里,那一簇桔黄的柔柔的灯光总让我感受到温暖,哪怕身体依旧寒冷,可心中早已经被那束火光温暖。那一抹闪烁着灯光于昏暗中的我,像是一盏盏的指引灯,带给我温暖和希望。我骑着车,向着那暖暖的灯,飞快地骑啊,什么恐惧、饥饿呀,好像一下子都不见了,只是那灯光,越来越近,越来越亮了。

  多少年过去,那一抹闪烁着的灯光,总让我感到温暖。每次回到家乡,夜晚的时候总是先抬头看看祠堂门口的那盏灯光,那一寸寸温暖的灯光总让心里生出一股暖流,热遍全身。

  ★《夜读》栏目每周定期推出“闽南夜话”、“诗歌之夜”、“英文朗读”等,用多元化的节目,满足听众们多样化的需求。

  ★如果有适合夜读栏目的好声音,也欢迎自荐或推荐,让好声音为平淡的生活添彩。

  ★可以发送音频作品或原创文学作品至电子邮箱,请在邮件标题处注明“夜读+朗读者姓名”或“夜读+作者姓名”,并附上自己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。